偶尔还债填坑
空雪
瓶邪/黑邪/花邪

【叶蓝】千里送(完HE)

 祝Asakimio生日快乐!!!

电脑坏了强行用ipad码到现在~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有没有酸爽到就看你的感受啦。

(>人<;) 是AU,不是原作背景,所以私设如山。


放文:



“蓝团长,我来找你吧!”
 

当看到电脑左下角的私聊窗口弹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一向以沉稳干练为领导所赏识的蓝河倒吸了一口凉气,握着鼠标的手一抖,放在一旁的杯子就这么被撞翻在桌上,再咕噜咕噜地滚到桌角,啪哒一声砸在地板上,碎了一地。 


 
而蓝河的内心也如同这玻璃杯一样,炸成了一片片。他无暇顾及脚边的碎片和沾湿的裤腿,噼里啪啦打上三个字。 


 
“不好吧!” 


 
“怎么会?我这里过来很方便的!飞机三个小时都不用!” 对面显然不觉得这样贸然来找一个从未见过的人会给对方造成很大的麻烦。 


 
蓝河纠结极了,脑子里快速闪过各种说辞。 


 
“我们才认识两个月啊。”太快了,不觉得么? 


 
“原来已经两个月了!难怪我如此思念成疾。” 


 
这个成语不能这么随便用的!蓝河心中一抖,脑中开始盘算怎么样才能让对方打消这个吓死人的念头。 


 
“你看广州这几个月的天气啊,很容易雷暴的,万一不巧取消了航班,退票多麻烦啊。”蓝河苦口婆心的劝着,觉着自己的理由简直无懈可击。 


 
“没关系,飞机不行我可以坐高铁过来,只要9个多小时就到了!”对方兴致勃勃,丝毫不觉得这是个问题。
  


“太久了!这么远你一个女孩子太危险!”蓝河飙起手速疯狂打道:“所以啊…” 


 
然而蓝河的规劝还没结束,对面就发来了一串数字。
  


“这是我的手机号,票我已经定好了。今天我先下了,蓝团长你记得把你的手机号发给我,我落地就联系你,到时候见!么么哒!” 


 
说完这句话,私聊的头像瞬间灰了下去,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留。
  


看着屏幕上留下的“么么哒”和脚下的一片狼藉,沉稳干练的蓝团长十分不沉稳地锤了下桌子怒骂一声。
  


“草!”
 
  


 
虽说蓝河十分拒绝和网友,尤其是和女网友见面,但奈何对方的态度实在太过坚决,几次劝说无果后,他还是乖乖地上交了手机号,接受了即将被千里送的事实。 


 
到时候就随便带她吃点广州小吃,看看风景就帮她订回去的票!蓝河阿Q地想着,完全忽略了自己从遇到她以来就一直被牵着鼻子走的事实。
  


这个叫做忧郁小猫猫的女号是大约在2个月前横空出世的,穿着一身十分挑战他审美的装备组合,刚一进帮就指名要进蓝河的团。
  


蓝河是谁? 


 
荣耀数一数二大公会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之一,第十新区的会长。他带领的团,可是蓝溪阁的主力精英部队,要为大家拿下首杀的,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让一个刚进帮的人加入。这要是个暴力输出还有几分可能,但她是个奶啊。 


 
为了输出最大化,蓝河团里牧师的数量一个手指头就可以数的过来,并且对微操要求极高,绝对不是脸滚键盘就可以混过去的那种。要会闪避,会计算血量和CD时间,这对于一个刚满50级没什么经验的小号来说,还是太过困难了。 


 
“还是先从小团开始吧,等经验足够了总有机会进入我的团的。”蓝河十分委婉地拒绝着,给对方画了一个好看的饼,诱惑她从最边上开始啃。 


 
“不好!”忧郁小猫猫立刻拒绝。“我现在就要进。” 


 
得,还是个任性的妹子。蓝河没说话,他知道帮里的人会帮他继续“劝”的。 


 
“哎呀,妹子你来我的团吧,哥哥帮你T。”这是想要勾搭妹子骗老婆的。
  


“才一个50级的小号就敢大言不惭要进蓝团的团了?再练个10年吧!”这是注孤生的。 


 
“蓝团不缺牧师,妹子你先在后面排队吧。”这是比较理智的。 


 
大家七嘴八舌的劝着,可忧郁小猫猫始终只有一句话:“我现在就要进蓝河的团。” 


 
想要插队进蓝河的团,不是不可以,但是考核要求极高。先要和团里最强输出pk,能撑过10分钟,证明自己微操过关才算过了第一轮。第二轮则是要跟着蓝河的固定队伍挑战最高级副本,能破他们的前次记录才算真正成功。 


 
本以为这两个门栏可以让忧郁小猫猫知难而退,但结果缺跌破众人眼镜。 


 
在PK的时候,眼看着那个号称第一输出的法师法杖一挥,几个炫目的光弹砸向对面,当烟雾散去后,忧郁小猫猫早已不在原地。而那个法师躲闪不及,被牧师手中的十字架敲了好几下头,飘出了一片-1,-1,-1。 


 
法师感到被深深的侮辱了,原本只是抱着玩一玩的态度,现在决定不把她扒掉一层皮决不罢休。可事与愿违,无论他从什么角度攻击,忧郁小猫猫都像先知一样先一步躲闪开。 


 
10分钟后,满血的小猫猫和掉了十分之一血量的法师面对面站着。法师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顺着网线爬过去掐住这只小猫的脖子,但心底还是不得不承认:“你过关了。” 


 
“唉,”忧郁小猫猫叹了口气,就在众人以为她会恭维一下的时候补了一句: “我都还没用上治疗的技能,就结束了。” 


 
MD,今天我非neng死她不可! 


 
有了第一轮的铺垫,大家对第二轮倒是有了些期待。而忧郁小猫猫也不负众望,把蓝溪阁的副本记录提高了1分多钟。
  


至此,帮会里的人包括蓝河都不得不承认她有这个实力留在蓝团。 



有了新助力的加入,蓝河本以为自己的工作会轻松一些,然而虽说副本记录的确提高了不少,但精神上的压力反而更大了。无论自己在组本,安排事宜还是休息,忧郁小猫猫始终像一块牛皮糖一样粘着他,非要缠着他聊天,而他也总没有办法拒绝。


长久下来帮里的人都坚信忧郁小猫猫看上了蓝河,而一众妹子因为完全pk不过她而含泪放弃了争夺,让出了“蓝团长未来夫人”的宝座。当知道这个称呼后,蓝河内心更加烦躁起来。 



“妹子,你都不用上课的么?” 终于有一天蓝河忍无可忍,把在心里盘算过几百遍的话说出了口。 



“早就工作了,现在辞职了,想休息一下,玩玩游戏。 



“…”好吧,你高兴就好,但是…“我还有工作,就不陪你了。” 



“要下本还是打boss啊?我帮你开组啊?” 



“…不,是公司要开会了。”蓝河飞快的打完这句,假装自己不在电脑屏幕前,但实际上他只是把头靠在桌上咸鱼起来。 



好累啊!真的好累啊!为什么她总是粘着自己啊!为什么她要让别人觉得自己和她有什么啊!还有,为什么她老是问自己的生活以及有没有女朋友啊!这都关她什么事啊!难道真的看上自己了?可是自己完全无法回应她的期待啊! 



蓝河纠结苦恼着,就连当天午饭是他最爱的烤鸡腿都没能让他心情舒畅一点。系舟对此的评价是:羡慕嫉妒恨。 



“你居然纠结有妹子喜欢你,不要就让给哥啊!”


而蓝河的回应是用大拳拳死命锤系舟的胸口。


到了下午,蓝河捂着锤红的双手,开始用各种借口躲避忧郁小猫猫。本以为凭借小猫猫的执着,一定不会放过自己,可出乎蓝河的意料,对方居然退了一步,不再紧逼自己了。他松了口气,以为终于逃过了一劫,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一周后,忧郁小猫猫宣布要来广州找他。 



蓝河坐立难安,但在约定好的那天,还是怀着忐忑的心情穿着约定好的蓝色T恤准时出现在了酒店的门口。天知道他为了找一条带有荣耀两字的蓝色的T恤翻了多少衣柜,真不知道小猫猫怎么知道他有。 



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他瞪着眼睛搜寻着,当看到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姑娘停在他面前的时候,蓝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曾经想象过忧郁小猫猫是什么样的,可能穿的很有个性,眉宇间或许带着些英气与挑衅;又或许十分普通,像个为生活所苦的上班族,但绝对不会是眼前这位浑身上下散发着大家闺秀气质的女神。 



“忧郁小猫猫?”蓝河犹豫地问道,语气满含着不可置信。


“噗!”小猫猫笑了下,“你可以叫我苏沐橙。”



当蓝河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他预先订好的餐馆里。看着小猫猫,哦不,沐橙女神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的优雅,他很难想象她在游戏里是那样的…个性。 



也许,这就是…人不可貌相? 



“蓝团长喜欢这些菜么?”突然的问话打断了蓝河不知道飘到哪儿去的思路。


“唔…还行…都是广州当地比较有名的菜色,想请你尝尝。” 



“蓝团长真的很会照顾人呢,有女朋友了么?” 



“没…没有…”蓝河心中警铃大作,马上在心中筑起一座座高墙。 



“啊,一直没交过么?” 



“当然有啊…”虽然结局不太好…呃…很不好…唔…确切地说是十分操蛋。 



“那怎么一直单着,还忘不了前任么?” 



“怎么可能,”蓝河夸张的笑了笑,“只是没遇上合适的罢了。” 



单身人士常用借口,效果拔群。 



“噢~原来如此。”苏沐橙微微一笑,不发一语。但这一笑中所含的深意让蓝河心底微微一怔,决定还是把话说明白点比较好。


“呃…那个…忧郁小猫猫…” 



“还是喊我沐橙吧。”苏沐橙忍不住笑了笑,“喊这个名字实在太奇怪了。” 



原来你也觉得这个怪哦那你还取…蓝河暗暗吐槽了一句,回归了正题。 



“喔…沐橙,那个…我现在觉得单身挺好的。”


“挺好的?”苏沐橙皱了皱眉,“可是多一个人可以照顾你呀。” 



“万一双方都不需要对方了呢?”蓝河想起了糟糕的过往,开始有些愤愤不平,“如果两个人在一起不开心,那不如不要开始!”


“是因为上一段感情么?” 



蓝河很想大声否认,但看着苏沐橙的眼睛,鬼使神差般的点了点头,“嗯。”


“也许那个时候大家都还不成熟,换作现在也许结局就会不同了。”苏沐橙认真的说着。


是么?蓝河没有回答,而苏沐橙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们友好地吃完饭,逛了逛街,再在酒店门口友好的告别。 



回到家后,蓝河破天荒的没有立刻洗澡睡觉,而是走到阳台默默点了一支烟。外面的喧闹和屋内的安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蓝河叼起烟深吸了一口,脑中回荡着两人分手前苏沐橙说的最后一句话。 



“如果现在可以重来,你还会不会选择和前任相识?”


蓝河没有回答,而苏沐橙似乎也不打算现在就要知道这个答案,只是笑了笑就转身进了大堂。 



会不会后悔认识他呢? 



那个嘴巴又嘲讽,不会照顾自己,可玩荣耀非常好的人。


那个叫做叶修的男人。


也许,会吧。毕竟到最后自己的的确确受到了伤害。 



但当内心全盘否定这段感情的时候,心底又出现了一道反对的声音。 



真的没有快乐过么? 



最初,也是快乐过的。 



和叶修初识的时候还是好几年前。当时电子竞技还不算一类竞技,而是家长老师口中“不务正业”“玩物丧志”的游戏。可就在那一年,荣耀成为了电子竞技,成为了一项正式的运动。 



当时,刚刚成立的联盟广招豪杰,举办了训练营,在训练营里表现好的人就有机会被各个战队挑中,成为第一批正式选手。为了能最大限度的挖掘参与者的潜力,训练营采取半封闭式培训,所有人统一分配宿舍。并且分ABC班,每次考核按照团队赛和个人赛的积分总分进行排名。最后5名即被淘汰,直到被战队挑中为止。 



彼时,身为荣耀粉丝的蓝河也立刻报了名,选择的职业则是梦寐以求的剑客。怀着希望与激动心情,他从广州到了北京,踏上了从此改变他人生道路的那条路,遇见了让他又笑又痛的人。 



叶修是训练营分给他的室友,也是他团队的搭档,当时,那个嘴里叼着烟的男人找上他组队的时候,他的内心是100万个不愿意。


开玩笑!散人这种早被淘汰的玩法居然还有人敢挑战,他想当傻逼也不要拖他下水好么,他可是立志要进战队的人。 



不过当他们pk过一次后,蓝河乖乖的俯首认错,承认自己的确玩不过这个散人。他近攻对方就闪避回血,他跑远对方就换成枪炮,这是欺负他腿短么? 



不过,不服归不服,在叶修的照应下蓝河的总成绩倒也不错,两人始终配合无间,加上生活上总在一起,渐渐的双方都有了点那么一层暧昧的意思。


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捅破了那层窗户纸,总之在一次醉酒后,等两人醒来时发现已经睡到一个被窝里去了。 



虽然衣物完好,身体也没异样,床单也十分干净,但他头枕在叶修的胸口觉得是那么舒服和安心,就在他闭着眼睛想要多享受一下这一刻的时候,唇上传来温热的气息,下一秒就被深深吻住了。


活了22年,蓝河从未想过自己的性取向,因为也从未交过男朋友或女朋友,但就在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是真正喜欢上自己这个室友兼搭档了。 



你以为后面的故事就是他们男男齐心,其利断金,被同一个战队选去当选手了么?起点女频都不敢这么写。


就在蓝河觉得一切都很顺心的时候,事情开始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训练营的人员流动是很频繁的,有潜力的人不断的加入竞争,淘汰掉老的选手。有才华的人也在一次次训练中越来越出色,尤其是叶修,因为他独特的散人玩法,加上犀利的操作,早已被几个战队相中。可反观蓝河,因为潜力不足,他的个人赛不再占有优势,基本靠着团队赛拉分勉强续命。可两人都没有放弃,都在为当时想要进同一战队奋斗着。 



他们维持着虚假的和平,用拥抱粉饰着两人之间那越来越深的沟壑。


打破这个幻境的契机就是黄少天的加入。 



那是和蓝河完全不同的剑客。张扬、个性、始终勇往直前,与打法相对保守的蓝河相比,更引人注目。 联盟看中了黄少天的潜力,要求叶修配合他打几场团赛。 



效果是显著的。别说蓝河,恐怕就连叶修本人也不曾想过在队友的高速配合下可自己以变化这么多种打法,团赛可以如此酣畅淋漓。他很兴奋,这是长久以来第一次感到骄傲,但同时他也有一丝不安,因为他终于了解到当他向战队推荐蓝河时,为什么会被拒绝了。 



或许,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就是天分吧。 



而这点,蓝河早已清楚,但他并不服气,黄少天的确很强,他很佩服甚至还有点崇拜黄少。但他,也相信自己终究有一天可以与叶修打出这样的配合。


可现实往往比他们想象的更加残酷。自那次以后,蓝河再也没机会与叶修组队了,联盟就像重点培养叶修他们一样,让他们单独训练,组队,再也没参加过常规考核。


而蓝河在换了队友后,因为心态没有及时调整,加上配合不佳,成绩每况愈下,几乎快到了车尾。 



他痛苦过,迷茫过,他想和叶修吐槽,想让叶修和他一起渡过这个瓶颈。 



可当他看到叶修兴奋地说着今天又和黄少天试出新的打法以后可以试试的时候,他把嘴边的话又咽回了肚子。 



叶修是有机会站在顶点的男人,他不能耽误了他。怀抱着这样的心情,蓝河强撑着,总觉得只要没被淘汰,就总还有希望。 



草有韧性,可承载意想不到的重量,但没有人知道究竟多少会让它真正的折断。或许再加一块石头,一把土,或仅仅是一片叶子。


当那片叶子到来的时候,蓝河正好经过了叶修所在的训练房,看着他嬉笑着和队友们打出一个个精彩的配合的时候,蓝河知道自己该放弃了。 在有他的团战里,叶修总是会点上一支烟,把每一个伤害数值算得十分精准,以保障团队可以取胜。在速度上也多有迁就。


这是他打不出的配合,是他短时间内无法企及的高度。 



如果没有他…如果没有他… 



蓝河不法不去想,如果没有他,或许叶修早就被战队选走了也说不定。


这个猜测很快就被证实了。 



隔着一道门,蓝河抱着刚打好的水桶,踌躇地站在门口,听着屋内断断续续传来的说话声。那是嘉世的负责人在和叶修谈签约的事。言语间明确表示出让叶修与黄少天一起签到嘉世的意思。


“我得再想想。” 



叶修是这么回答的,不顾嘉世负责人气急败坏的跳脚。


“你还在犹豫什么?你很强还没错,但是还没有强到无可替代,现在你和黄少天的配合非常好,你还在等什么?难道你还以为以那个许博远的资质可以选上正式选手么?你醒一醒!” 



蓝河听到这里蓦地收紧了紧握的拳头,忐忑的等着叶修回复。他希望叶修可以替他辩驳几句,让他知道他还有希望。


可是叶修只是沉默着,什么都没有说。


在嘉世的负责人与他擦身而过的瞬间,蓝河看着对方略带鄙视的眼神,情绪一下爆发了出来。


“连你也觉得我不是那块料是么?”他大声质问着,“你更喜欢和黄少配合对么?”


“你在说什么,小蓝?”叶修显然也有些疲惫,他揉着眼睛说,“我没有这么觉得。”


“那你为什么不反驳!为什么不来和我组队?”


“因为联盟让我去试…” 



“联盟联盟,”蓝河粗暴地打断了叶修,“你的联盟在拆散我们。” 



“没有那么严重,只是训练而已。”叶修不懂蓝河为什么突然变得不可理喻,明明一直以来他都相当善解人意。


“所以你不需要我了,你有新的剑客了,可以和你打出精彩绝伦的配合。”蓝河眼眶湿润了,他背回过身,拼命把眼泪憋回去。


“没有…”



“我刚刚听到你们的谈话了,你也觉得我没有能力,对不对,你说话!” 



“我没觉得…”


“那你为什么不反驳?”蓝河大声吼着。 



被连日训练弄的精疲力尽的叶修也冒出了火气。“反驳什么?我为了你放弃了多少次可以加入正选的机会。你知道么?” 



蓝河没有说话,他沉默着低着头,此刻他身旁的男人完全不熟他熟悉的模样。


“5次。5次了,只是因为你而已,可你的成绩在降,表现甚至不如刚进来的时候,是你先放弃的。” 



“所以我妨碍到你了对不对?”蓝河回过头,眼睛红的像个兔子,“你嫌弃我妨碍到你了对不对!” 



叶修似乎意识到自己心急说错了话,忙解释,“对不起,我不是…” 



“那我退出好了,是不是?叶神?” 



这个称呼不知道从何而起,两人私底下也拿过这个称呼开过玩笑,而没有一次叫的叶修如此心慌。 



可就在他愣神的时候,蓝河已经转身离开了房间,直到第二天训练前也不见人影。 



晚上好好道个歉谈一谈吧,瓶颈期每个人都会有的,他也应该帮助蓝河跨越它。 



然而当他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房间时,屋里已经少了另一人的气息。蓝河就这么退出了,无声无息,连一张字条都没留,单方面的走出了他的生活。 



蓝河呼了口气,看看渐渐泛白的东方,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沉浸在往事中一夜未眠。 


结果叶修和黄少也没有进入一个战队。蓝河摇了摇头,扔掉了早已熄灭的烟头。



或许当时也是他的一时冲动,现在仔细回想起来,自己也有很多不对。但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也许,他也应该尝试走出来了吧。 




吃了点早饭,蓝河顶着黑眼圈,愉快轻松的出了门,早早的等在了酒店的门口,打算送送沐橙。 



沐橙看到蓝河也有些意外,毕竟昨晚分别的时候蓝河的表情让她觉得自己似乎并不会再见到他了。 



“你怎么来了?” 



“来送送你。”蓝河笑了笑。 



“所以…”苏沐橙转了转眼珠,“昨晚的问题有答案了?” 



“嗯。”河微笑着点了点头。 



“后悔么?”沐橙眨眨眼睛。 




“当然不。” 



“那如果重来一次?” 



“一定有更好的结局的。”蓝河笃定的说着。 



“哦~”沐橙笑了笑,突然看向他后方,说道:“听到了吧,哥。” 



“听到了听到了。” 



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蓝河还没来得及回头右肩就被紧紧地揽住。他呆呆的转过头,看着昨夜一直在他脑中出现的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蓝团长,你好啊,再次见面,我是忧郁小猫猫,你可以喊我叶修。我辞职了,蓝团长愿意养我吗?”


END

评论(14)
热度(432)

© 秋秋 | Powered by LOFTER